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绝世剑魔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救命之恩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17:58

绝世剑魔 第一百八十二章 救命之恩

江余顺着船舱上的裂缝向外观看,忽然听到玉冰尘提及灵根二字,他心头也是一动。

所谓灵根,通常是仙门之中的说法,主要是说一个人的先天资质如何,多数都是和经脉有关。世间大部分的人都能修行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就大修为,原因就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灵根。

仙门所说的灵根,在剑灵那里,反而有另外一种说法。那就是个人的灵气的纯度。所谓有灵根就是说这个人的灵气先天就比较纯净,即便使用灵石来辅助修炼,所受的侵染也会微弱许多。而没灵根的人,先天灵气就污浊,即便不用灵石来辅助修炼,灵气依旧污浊不堪。

不管有灵根,还是没灵根,不管是用灵石,还是不用灵石。每个修行者都会因为自身的灵气积攒,而导致灵气产生的杂质而堵塞经脉。这就是每个武者都畏惧的瓶颈期。

因为到了瓶颈期,就是盖棺定论的时候,也就是这个人终其一生能到达的修为终点。当然凡是有例外,也有一些厉害的强者,突破瓶颈期,超越自我,但那终究是少数中的少数。

江余的先天灵根品级,如果以仙门的论法来说,大概只是中品的灵根,似他这样的,算不得稀罕,仙门之中一抓一大把。可是他经历过龙血石和地狱烈火的洗练,又练的至纯至犀的双极剑心。灵根自然升华,远胜那些仙门之中所谓最高品级的灵根不知道多少。只不过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这一点罢了。自然也就对江余的进步大惊小怪。

江余的双眼虽然厉害,但一个人是否有灵根他看不出来。但玉冰尘却可以,因为她毕竟执掌同尘峰一院,收过的弟子无数,阅人自然有一套。

江余想了想,心中暗酌,如果是仙门想收一些优质弟子的话,是完全不需要这么干的,也没必要偷偷摸摸,只要随便一个招呼,成千上万的望族子弟随便你挑,就如同明玉坛当初选徒一样。所以可以完全排除万圣仙盟想收这些有灵根的女子为徒的可能。

“难不成?”江余忽然想起那一日和凌若雪,对上的那条巨蛇。那蛇是吃人的,还挑三拣四的。

“她们多半是祭品。”玉冰尘的一句话,打断了江余的思绪。

“祭品?”江余一怔,心说莫非真让自己给猜到了。

玉冰尘微微点头,道:“他们这么偷偷摸摸的,必然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仙家的人抓这些有灵根的,又都是女子。多半是拿去当鼎炉,搞什么采阴补阳的下贱勾当,亦或者拿她们的血肉来炼丹强身,再不就是拿去饲养自家的妖兽灵兽。”

听到这些话,江余不由得恼怒,心说这些王八蛋如果真的这么干了,和妖魔邪祟有什么分别。

眼见江余面露怒容,玉冰尘呵呵一笑,道:“夫君莫恼,这种事其实各家仙门都有,只是多与少罢了。其实也没什么意外,仙家的人为了追求力量,没什么是不能做的,反正没人约束。”

“明玉坛也有?”江余问道。他心中说,这些宗派表面之上都光芒万丈的,背地里竟都黑得很。

玉冰尘微微点头,道:“明玉坛算是比较好的,起码还没有人敢光明正大的做这些事。毕竟要顾忌所谓的仙门大宗的脸面。但背地里,哼。”

玉冰尘没继续说下去,江余心中也能猜出几分。

“夫君想要救她们么?”玉冰尘笑吟吟的问道。

“当然,你有办法?”江余心说自己现在灵气全无,想要出手是肯定不行的,而玉冰尘却可以。

“有啊。”玉冰尘妩媚一笑。道:“而且是一劳永逸的好办法。”

眼看着玉冰尘媚笑,江余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但他还是问道:“是什么办法呢?”

玉冰尘秀指轻轻的撩了下额前垂下的一缕青丝,的说道:“这些有灵根的女子,如果拿去做鼎炉,或者药用,甚至是拿去喂妖兽。都是要纯洁处子才有用。我带着夫君上那船,夫君只要……”

玉冰尘说到一半儿,忍不住笑了笑,而见江余看她的眼神不对,立即改口道:“我开个玩笑嘛,夫君现在应该也没那个体力才对。”

“有没有更好一点办法。”江余扶额。

“有啊!”玉冰尘笑着这般说完,就见她站起身,竟直接顺着船舱的窗户跃了出去,不过是一瞬之间,就来到了那艘船的前面。

玉冰尘的忽然现身,让那两个老者吓了一大跳。

“什么人?”那两个老者看向玉冰尘,眼前这个美貌妖娆的女子,他们并不认识。所谓做贼心虚,他们做这种勾当,自然是害怕被人发现。

“你们猜猜?”玉冰尘咯咯一笑,她本就生的貌美,如此一笑,更是妩媚动人。那些护卫看到她,几乎都醉了。唯有那两个老者还算清醒,知来者不善。对视一眼后,便要出手攻击。可他们未料到,来的这个女人比他们更干脆。就见玉冰尘倏然出手,那两个老者只是侧脸的功夫,她已经到了面前,狂风鬼爪,两爪打穿两个天灵。两个没什么经验的灵溪境高手,在玉冰尘的面前,根本不堪一击。

从玉冰尘跳出去,再到她举手杀人,不过是转瞬间的事。就是江余,也没料到玉冰尘出手竟然如此的干脆。

眼见玉冰尘竟然出手杀了那两个老者,那两个老者身边的那些护卫一瞬间都醒了过来,大吃一惊!而让他们更惊讶的还在后面,就见玉冰尘左右开弓,席卷一般,眨眼的功夫,在她的身后,就已经倒下了一大片。她出手狠辣,端是一个有气的都没了。杀光了码头边上的人,她索性跳上船去,将那船上的护卫也一并全都杀尽了。却没有去放了那些女子,反而飞身回来,到了江余身边。她出手干净利索,加上如意宗的人干这种事自然要选的僻静之地,自然也就没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惨案。

眼见玉冰尘如此果断的出手,江余心说虽然她的举动看起来唐突,但这大概是目前来说,最有效的办法了。而见她直接回来,江余有些纳闷。

“你怎么不直接放了她们?”江余疑问道。

玉冰尘咯咯一笑,道:“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救她们,想救她们的可是夫君。好人自然也就留给夫君去当啊。那些妙龄女子要是看到救她们的是夫君这样的美貌男子,说不定都会以身相许,我也可以多几十上百个妹妹了。”

听她话中有点酸意,江余无奈。好说歹说,玉冰尘便是不肯去救人。江余没办法,只好撑着身体,手中提剑,走上那船,逐一将那些女子都解开束缚,而后放她们离开。那些女子自然是千恩万谢,个个都哭的梨花带雨的。还真如玉冰尘所言,真有几个打算留下来留在江余身边的,江余自然是婉言拒绝,他心说留在身边只是麻烦而已。他将身上一些散碎的金银分给这些女子,让她们各自寻家归去。

那些女子见江余不肯收留他们,又给她们钱让他们离开,自然都是感恩不尽,各自领钱离开,江余分钱到最后,眼前只剩一个女子,看到那女子,江余有些动容,眼前的这个女子,和之前的那些女子完全不同。所谓不同,并非是说外貌,虽然她外貌不差。

适才江余救的这些女子,几乎个个都哭了,惟有她一直十分的淡定从容,仿佛眼前的事和她无关一样。而她又是一个没修为的人。似风雨之中的一朵盛开兰花一样,引人注目。

江余看着她,愣了片刻,而后将银两地给她,却见那女子摇了摇头,并不肯收。就听她道:“一时大意,误落贼人之手,幸遇恩公解救,还请恩公留下名字,小女日后必然相报。”

听到这话,江余笑了。并非是江余自大,可江余现在好歹是修行的人,和俗世的人完全不同了,眼前这个女子毫无修为,是个世俗之人,若说她能帮助自己,又能帮什么呢?江余笑笑,道:“你问我名字也没什么用,快点拿钱走吧。”

听得江余催她,那女子咬了咬嘴唇,死活不肯走,便非要江余留下名字。江余觉得麻烦,索性就将自己的名字说了。

“江余?就是那个被到处通缉的人?”那女子面露些许惊讶。

“是啊。”江余倒是毫不掩饰。

“真是出人意表。”那女子说到这里,想了想,将头上的一根钗子拔了下来,放到江余的手中道:“救命之恩,无法相报。烦请恩公收下这钗子,日后你我必有相见之日。”

江余低头看了看那钗子,就见那钗子做工很是奇特,不像是金玉做的,看外表也不值什么钱。江余不过是低头的瞬间,再抬头的时候,那女子已经不见了。江余大踏步走出船舱,四周看看,却也找寻不到那女子的踪迹了。

“奇怪……”江余心说自己看不出来她有什么修为,可是竟然这么快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。

“夫君在找什么?”玉冰尘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到了江余的面前,这般问道。她的忽然出现,江余已经不不怎么惊愕了。问道:“刚才你看到一个女子从这里出去没?”

“刚才?很多啊,都哭哭啼啼的。夫君你对她们做了什么?”玉冰尘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江余头上冒黑线,心说问玉冰尘看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,索性也就不问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

,远处传来踉踉跄跄的脚步声。

吉安治疗阴道炎方法
四平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漳州治疗睾丸炎医院
吉安治疗阴道炎费用
四平好的牛皮癣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