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武极乾坤 第393章 天雷钟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47:57

武极乾坤 第393章 天雷钟

“咚……!”

大雷音寺中,佛堂内的钟声响起,此时在这佛堂中,盘膝而坐着三四十名大雷音寺的弟子,他们双目微闭,口中低声的念叨着那些佛经。

而在佛堂中央处,蛮刕负手而立,皱眉看着面前的老方丈。

“蛮刕施主!一切都要看你的造化了!切记,守心、守神、守本!”老方丈提醒着蛮刕。

闻言,蛮刕点了点头,道:“多谢老方丈指点。”

此时话毕,佛堂中老方丈大手一挥,佛堂两侧,那几排整齐的架子上,无数的蜡烛被点亮,而此时那些闭目念诵佛经的弟子,也是相继睁开眼睛。

看着场中负手而立的少年,这些人的眼里,都是有着一抹诧异和极度。

“听说这小子叫蛮刕,真是命好啊!”

“是啊,才来了三个月,就能接受天雷钟的洗礼。”

“你没看到悟尘师兄的脸吗!早就被气的铁青了,在大雷音寺,除过悟道师兄的天赋外,便是数悟尘师兄最好了,但是他们都没资格接受这天雷钟的洗礼,反倒是让那小子占了便宜!”

在这些大雷音寺的弟子中,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心地善良,而且五念俱空,不会有羡慕嫉妒的情绪滋生,但是其中也不乏一些世俗之人,此刻正在低声的议论着。

而在不远处,站在金鳞和隆尧身前的悟道,倒是脸上挂着一抹笑容,那笑容和平静和平淡,至于一旁的悟尘,脸上的嫉妒和怨毒清晰可见。

天雷钟,是大雷音寺中的至宝,尤其是对于修炼者的心智,有着莫大的帮助,在天雷钟内修炼,传闻能够升华心境,达到那大圆满的地步,当然一切都是传闻,毕竟还没有人享受过天雷钟的洗礼。

“咚……!”老方丈手臂一挥,悬挂在佛堂顶部的一口大钟,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。

那声音虽然沉闷,但是让人听起来,却是感觉极为的舒服,而且这钟声,仿佛是能够驱散人心中的邪念,以至于那些起初还在低声议论的那些弟子,都是安静了下来。

“就是这钟声!”蛮刕抬头看着那一口偌大的铁钟,心中微微一震,三个月前,初来菩提岛,与其悟尘一战,他即将施展那毁灭一击时,便是这道钟声响起,让得他能够平复心中杀戮的火焰。

“此乃天雷钟,蛮刕施主,一切皆是看你的造化了!”老方丈,一手指着佛堂顶部悬挂的大钟,口中沉声说道。

见蛮刕点了点头,老方丈手臂一挥,一股五彩的光芒爆射而出,悬挂在佛堂顶部的铁钟,急速向着佛堂中落了下来。

巨大的铁钟,便是那大雷音寺的至宝,天雷钟!此刻,偌大的天雷钟倒扣而下,在蛮刕的眼中急速的放大着。

“咚……!”

沉重的天雷钟,狠狠的落下,最后扣在地面上,而此时的蛮刕,便是被扣在那天雷钟内。

这闷声响起,身在天雷钟内的蛮刕,一瞬间感觉如雷灌顶,双耳嗡鸣,神智都是极为的模糊。

“噼里啪啦……!”

狠狠的捏了捏眉心,蛮刕让自己保持着清醒,可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一道道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猛然间睁开双眼,眼前的一幕,吓了蛮刕一跳,被扣在天雷钟内,四周并非是漆黑一片,而此时的蛮刕,就像是站在一片紫色的虚空下,头顶上是翻腾着的紫色云彩,那噼里啪啦的声音,正是从那云彩中传来的。

“好诡异的天雷钟,这里,应该是天雷钟内的空间吧!”蛮刕心中暗暗惊愕,盯着那虚空之上翻腾的云层,似乎指不定什么时候,便是会有一道雷霆落下。

佛堂内,随着老方丈盘膝而坐,此时所有人都是坐了下来,包裹那金鳞和隆尧在内,整齐的念佛经的声音,在佛堂之中响起。

本是漆黑的天雷钟,随着那念诵佛经的声音荡漾在佛堂内,其上的黑色渐渐退却,而后用上一股紫色,紫色的光芒从天雷钟上散发而出,照耀着整个佛堂。

金鳞和隆尧都是好奇的盯着那散发紫光的天雷钟,而金鳞心中好奇的是,那天雷钟竟然是在将佛堂中,众人念诵经文的声音,向着天雷钟内汇聚而去;而那隆尧,仅仅是因为好奇而已,而且片刻后,无聊的她,便是盘膝坐在那里,口中发出了细微的鼾声。

“嗡!嗡嗡……!”

身在天雷钟内,从那紫色的虚空上,翻腾的云层内,一道道念诵经文的声音传来,那声音很是杂乱,让蛮刕感觉有些心浮气躁,仿佛无数只苍蝇,萦绕在他耳旁一般。

“呼!”深吸了一口气,蛮刕压抑着那种烦躁,而后就地盘膝而坐,努力的想要跟着那噪杂的声音,念诵那些熟悉的经文。

时间在缓缓的流逝,渐渐的,蛮刕心中的烦躁散去,他在那噪杂的声音中,找到了一个能够与他符合的声音,而后跟随着那一道声音,念诵着那熟悉而深奥的经文。

“叮……!”半响后,佛堂内老方丈手中的木鱼敲响了,声音回荡着,那天雷钟上,也是传出一道钟声。

“轰隆隆!”

然而与此同时,在那天雷钟的空间内,却是响起了轰然翻腾的雷声。

“咔嚓!”

紫色的云层翻滚,而后一道雷弧撕裂虚空,以惊人的速度

武极乾坤  第393章 天雷钟

,向着蛮刕闪射而来。

浑身汗毛倒立而起,毛骨悚然的感觉,让蛮刕心中大惊,看着那急速落下的紫色闪电,蛮刕岂能再淡定的下去,身体一跃而起,便是准备躲避开那道紫色的闪电。

然而任凭他如何腾挪闪避,甚至是使出那修罗决的身法武技,急速接近而来的紫色雷弧,仿佛都是能够将其锁定一般。

“轰!”

五雷轰顶,的的确确的五雷轰顶,蛮刕被那一道紫色的闪电击中,这不是幻觉,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。

一瞬间浑身麻痹,体内气血沸腾,蛮刕忍不住的喷出一口血来,身上的衣衫,都是在升腾着黑烟。

“该死!难道让我来这里,就是遭雷劈么!”蛮刕心中郁闷的想着,身体上还残留着一丝丝紫色的雷弧。

“咦!”就在蛮刕心中郁闷不已时,突然间,他感觉到,在那灵花之上,凝练的玄雷珠,竟然是在自主的吸纳这股能量。

“哈,哈哈哈!幸亏老子有玄雷珠,否则还真会被这雷给劈死!”蛮刕心中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

当即盘膝而坐,心念转动间,当初从钱千万手里夺取而来的玄雷珠,被炼化之后,在丹田中凝练而成,而后悬浮在第三朵灵花上,如今这玄雷珠竟然是能够吸纳这股雷电之力。

缓缓的炼化着,蛮刕再度跟随着那道声音念诵着经文。

“叮……!”

半响后,老方丈手中木鱼再度敲响,而此时在天雷钟内,那片翻腾的云层中,又是有着一道雷弧,带着惊天的炸响声,急速的坠落而下。

念诵经文的声音戈然而止,蛮刕下意识的想要逃窜,但最终却是忍住了,毕竟无论他如何闪避,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,与其如此,倒不如乖乖承受这雷电的劈打。

“砰!”紫色的雷弧轰击在蛮刕的身上,整个身体瞬间麻痹了,体内气血沸腾,身体上的皮肤已经焦黑,传来火辣辣的疼,幸好那涌入体内的雷弧,被玄雷珠在一点点的吞噬着。

“该死,这就叫有大机缘么!”钻心的刺痛,让蛮刕忍不住的咒骂道,旋即怒气冲冲,大声的跟随着那声音念叨着经文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于法,应无所住,行于布施,所谓不住色布施,不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布施。须菩提,菩萨应如是布施,不住于相。何以故?若菩萨不住相布施,其福德不可思量。须菩提,于意云何?东方虚空,可思量不?不也,世尊。须菩提,南西北方、四维、上下虚空,可思量不?……”

曾经抄送的经文,蛮刕已是能够倒背如流,而且有所领悟,如今跟着念,也是颇为的娴熟,尤其是此刻蛮刕心中怒气冲冲,那念叨的声音越来越大,最后在他都没有注意下,自己的声音,淹没了这天雷钟内荡漾的,那些噪杂的声音。

每隔一段时间,便是会有一道雷弧如期而至,落在蛮刕的身上,让他痛苦的有些抽搐,而且已是体无完肤,但蛮刕仍旧是坚持着,并且处于心中的怒意,大声的念诵着那经文。

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蛮刕心中的怒火,不知道何时,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去,他盘膝而坐,口中念道着经文,每每一段时间,则是会有一道雷弧落下,击打在他身上,不过此时的蛮刕,仿佛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。

玄雷珠在吸纳着那雷弧中的能量,三朵灵花中极端浓郁的阴煞之力,在紫色的雷弧下,渐渐的浓郁到了一个极点,物极必反,况且有着雷弧在,蛮刕此时并不知道,他的三朵灵花,其中那一朵以灵魂凝聚而成的灵花,其上悬浮着玄雷珠的那一朵灵花内,正在悄无声息的衍生出一丝罡气。

这,便是即将要踏入通天境的迹象,只要其中一朵灵花,在极端浓郁的阴煞之力下,物极必反生出罡气,罡气填充灵花,便是踏入通天境的特征。

佛堂内,众人仍旧是在念诵经文,老方丈不时敲打手中木鱼,天雷钟内随着老方丈手中木鱼敲响,便是会有着一道紫色的闪电落下。

而此时,在这佛堂中,却是有着一名头戴面纱之人,也是默默的念诵着经文,不过她的目光,却是不时看向那紧扣在地面上的天雷钟,心中默默的念叨着。

“蛮刕,你一定要忍住啊!承受住天雷钟的洗礼,这样会给你带来大机缘的,要知道那悟尘对于天雷钟觊觎许久,都是没有得到这种机会啊!”

泰州治疗阴道炎费用
泰州治疗阴道炎医院
泰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泰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泰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