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黑铁时代 第65章 掷弹兵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16:51

黑铁时代 第65章 掷弹兵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威廉越是这么开心的笑,商人约翰脑门上的汗水就越多。不过到后,商人约翰却又不害怕了,甚至隐约的有些兴奋起来了。

这并不单单是因为后威廉没有真的拔剑,然后一剑捅死了他。是因为威廉在转身离去之前,若有若的小声说了一句:“还不是时候。”

“就是他了!”

如果说商人约翰在此之前,想到的只不过是事急从权,就像是发情期的野狗,随便什么东西都行的话。那么在威廉说出了这一番话之后,他便是认定了威廉了。

威廉能够在一瞬间将他所想的那一切都想清楚。甚至连他想不清楚的,都已经想清楚了。这个年纪,这个脑子,这个左派,这就已经与商人约翰之前知道的那些所谓的青年才俊,拉开距离了。

“而且重要的是,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吃败仗的样子。”商人约翰心里面这么想着。

是的,威廉并不像是会打败仗的样子。不单单是商人约翰这么想。切尔斯克的军队,论是常备的私兵卫队,还是经过大概三个月的训练,已经成型的预备兵部队都这么想。

严寒,还有大雪在一月底开始消退,气温逐渐回暖。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。那七拼八凑出来的一万左右的乌合之众,这一会儿大概剩不下多少了。而与之相对的。恢复了训练的预备兵部队,其精锐程度却又有所上升。

或许是感觉到事情的紧急程度下降了,所以威廉开始给他的长矛兵增加了其他的训练科目。

除了基本的队列与长矛突刺之外,又增加了耐力训练。负重跑步,还有体能训练,仰卧起坐,俯卧撑之类的都少不了。而除此之外,比较复杂的队列变换,纵队变横队。以及其他土工作业,挖掘战壕,修建营地之类的工作。

而除此之外,就是投掷。

投掷木柄手榴。

是的,木柄手榴。这就是威廉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,除了训练长矛兵之外,所选择的另外一件武器。

炼钢的话很困难。铸造精良板甲与制造燧发枪什么的,同样需要一定的科技积累。尽管说威廉如果神经不正常了,那么让切尔斯克伯爵领亲尽力,那么自己生产个几支燧发枪也不是不可以。但是这意义。而至于说从商人约翰那里买到燧发枪和火炮,这个则属于另外的一件事。

这些科技水平比较高的东西,威廉暂时用不到。而那些没有什么生产力需求的,制造起来很简单的。并且效果也的确非常不错的。那自然的就要用起来了。

比如说木柄手榴。

说起来,这个时代也的确有手榴这种东西来着。不过,这种榴比较简单原始。可以看做是小型的炮也没有问题。大体上,它的样子就是个球。而且为了保证杀伤力,需要是个很大的球。一个很大的,里面装满了黑色火药的铁球。

而要把这个大铁球给丢出去,自然需要很强的臂力。所以,这个时代是有着专门装备有手榴的精锐的,强壮的士兵。也就是掷兵。

但是,就算是专业的掷兵,也不太可能将圆球状的原始手榴丢的太远。通常,这种手榴也并不是用来进攻敌人军队,而是用来攻城的。再后来,随着步枪与火炮的不断发展,手榴便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。直到一战时期,才重兴起。

当然,威廉要做的木柄手榴,要比这种圆球状的手榴有一定差别。这种差别体现在手榴的投掷距离上。

即使是在后世,木柄手榴的投掷距离也要比卵形手榴强的多。不用说现如今流行的这种铸铁圆球。

木柄这种东西是个木匠就能做。而铸铁的手榴体也一样简单。唯一一点比较困难的,就是预制破片。不过威廉对于这种东西的要求比较低。他只是让铸造铸铁体的工匠们随便的弄一弄。因为这玩意只要炸开的碎片比较多就行。所以说体的铸铁可以比较薄,薄铁片上再划出道来。就算是简单原始的预制破片了。

说起来,威廉想要做木柄手榴的心思,不是一天两天的了。只是很可惜,切尔斯克伯爵领没有足够多的火药。所以他只是让工匠们制造出来,那个壳里面是空的。没有黑火药。而除此之外,还有一点让威廉比较不爽的,就是引信这种东西,工匠们不明白。所以这些手榴不是拉弦或者拉环了之后往外丢的那种。而是需要明火引信点燃,这一点有点儿不太方便。

就是这样,在切尔斯克伯爵领的铁匠,木匠和他们的学徒们三个多月的努力下,再加上花了大价钱,从商人约翰那里买来的黑火药。威廉一下子得到了八百多枚木柄手榴。

这些手榴被他分配给了五十余名在训练中表现好,头脑也灵活的士兵,将他们编组成了一个掷兵小队,并且改动了他们的训练科目。除了训练投,以及增加训练量之外,还在教授他们学习哥特文与剑术。

这让这些士兵们非常的受感动。甚至连卫队的那些私兵看向他们的时候,都存了几分羡慕。夏露米专门为了这件事,问过威廉。问他是不是想要收他们做自己的扈从。如果是的话,就直接开口说话就是了。

说到后,夏露米还用略有些不爽的语气对威廉说:“五十人,切尔斯克女伯爵还是拿得出来的。用不着你多花心思。”却是觉得威廉这点儿小事儿都不跟她开口,非得要私底下做,是和她生分了――威廉这样对待这五十名掷兵,可绝对不是要为夏露米训练部队的意思。夏露米又不是傻子,自然不会看不出来。

“可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威廉听她这么说,忍不住笑了起来――开玩笑,要在短时间内,将这些人训练成合格的军官?威廉脑子有病也不会这么做。而至于说扈从。

“你觉得这些人有做我的扈从的资格吗?”威廉微笑着,这样对夏露米问。

当然没有。夏露米想都不用想,就能得出这个结论。情人眼里出西施,威廉现在在她心目中的形象限高大也限完美。不要说是这群只接受了三个多月的军事训练的泥腿子。她觉得就是把那些传说级别的英雄或者王子弄过来给威廉做扈从,也仅仅只能算是勉强及格而已。

“所以说,你想的太多了。”威廉说:“只是练手而已。”

“只是练手?”

“只是练手。”威廉点头――他的确有着心思――训练军官――训练军队――组建军校,然后要军校生们叫他校长什么的。以此组建一支忠于自己的军队,再然后平推什么的。但那绝对不是现在。不是自己和夏露米拢共只能指挥五百个兵的时候。现在做这个真的就只是练手而已――几个月的时间――或许明年的时候,对面的半人马就乌泱乌泱的冲过来跟他拼命了。他哪里有时间优哉游哉的调教学生?

所以,威廉就对夏露米说“就算要教,至少也要教导有一定基础的吧?而且就算要教,也不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

。同时,也不能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……对了,近这段时间你也不喜欢下棋了。不如我来教你打仗怎么样?”

说到这里,威廉就想到了这个主意――教导那些字都不太认识的预备兵很困难。但是要教导自己的堂姐夏露米,好像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?好歹也是赫里福德家族的将种啊,基因跟自己是一样的。如果说自己这边儿,有哪个训练一下就能上战场带兵,帮得上自己的忙的人的话,那么也就只有夏露米一个了。

“诶?你要教我怎么打仗?”夏露米听这个觉得很不可思议:“你自己也没打过仗吧。说这种话……”

“那就换个名词。我们来讨论如何进行战争,这样一来就没问题了吧?”威廉接着问。

虽然说他对于近代战争,现代战争,前一个世界古今中外的各种战例,军事学说,不说是了如指掌,也算是通读。但是在夏露米面前,他自然不能这么说。所以说只能说是切磋。

“没问题是没问题了……”夏露米点了点头。的确,自从之前威廉在国际象棋上死虐了她一顿之后。她就对下棋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了。

因为之前在林子里面遇刺的事儿,她现在对于打猎也提不起兴趣。这一会儿天气虽然转暖了,但是从外看过去,那仍旧是一片白茫茫的。夏露米没别的事儿,整天自然只能像是威廉说的那样,吃了睡睡了吃。这两天时间不长,所以身材什么的看不出变化来。但如果时间再长一点,那可就说不准了……有了。

因为之前在林子里面遇刺的事儿,她现在对于打猎也提不起兴趣。这一会儿天气虽然转暖了,但是从外看过去,那仍旧是一片白茫茫的。夏露米没别的事儿,整天自然只能像是威廉说的那样,吃了睡睡了吃。这两天时间不长,所以身材什么的看不出变化来。但如果时间再长一点,那可就说不准了……

巢湖治疗阴道炎方法
临汾治疗阴道炎费用
湖北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巢湖治疗阴道炎费用
临汾治疗阴道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